“砰”的一声。

  别墅的大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,正在打扫的佣人身体紧绷,紧张的看着进来的人。

  男人早已浑身湿透,他怀里抱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,对其他人的目光视若无睹,一步步走进浴室。

     秦季言冰冷的眼眸这才稍稍转暖,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,目光愈加温柔深情。

  他脱去女人早就湿透的睡衣、内衣裤,小心的把她放在早就放满热水的浴池中,亲手为她洗去身上的寒气。

  女人的肌肤白皙,腰间横贯着一道显眼的伤疤,秦季言的目光微凝,视线从她的腰处移到苍白的嘴角,皱起了好看的眉宇,眼中隐隐簇起火焰。

  片刻后,他俯下身体,将她苍白无血色的唇轻轻含在嘴里,温柔的吸允着。

  女人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,盯着陌生的天花板,惊恐的坐了起来,瞬间头痛欲裂。

  她甩了甩头,看着身上陌生的衣服,惊的她从床上跳了下来,谁知双脚太痛,一个踉跄差点摔倒。

  丝绸的柔软顺着她的动作摇曳着,划过她的肌肤,清清爽爽的感觉,可见布料的珍贵,绝对是她一辈子都不敢肖想的东西。

  木质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看着站在床边的小女人一脸防备,秦季言面无表情。

  “醒了。”秦季言端着早就准备好的汤药,走到她的身边,顺其自然的搂着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,好像这样的动作做了不下百遍,极其自然。

  “怎么不穿鞋子?”盯着她光着的脚丫,男人的眉头崛起。

  “额?我……你……”简一不知如何是好,看着那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,和一脸关心她的表情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

  机械式的任他搂着,坐在他的腿上,准备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药碗,却不想双手被他按住。

  “乖,我喂你。”

  碗已经到她的嘴边,不容她拒绝,简一只好开口,将一大碗苦苦的汤药喝了下去。

  苦涩的味道刺激着她舌尖的蓓蕾,整个小脸都凑到了一起,看着她可爱的模样,秦季言毫不客气对着她的小嘴,吻了上去。

  “唔!”苦涩的味道,唇角的冰冷,让简一彻底傻眼,这不是做梦!

  这个男人占她便宜!他是谁?这是什么地方?惊恐的推开男人,从他身上跳出来,后退几步,一脸防备。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龙猫小说  每天领取百合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