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坐在餐桌旁,听着墙壁的挂钟嘀嗒嘀嗒地响着,等着我的丈夫回家。

  “叮咚”桌面上的手机震动一下。

  一个不知名的微信在加我。

  我点了同意。

  很快对方发了一个语音过来,“方宁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方露……”我脸一白,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从心底升起。

  在国外的她回来了,还是回来了,他心爱的她,我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!

  “四年了,看来你还是得不到他的心。”

  方露的话像是毒液一样喷向我的心口,面对她主动的叫嚣,我努力扬起嘴角,按下语音,“回来了,又怎样?我现在是秦太太,而你是什么?”

  曾经的一幕幕从眼前划过,恨意慢慢覆盖了恐惧。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傲镇定。

  “呵,他刚才在我这,我记得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吧。”

  方露轻蔑得意的声音,将我刚才细微的祈盼都给碾碎,也砍断了我最后紧握的救命稻草,心中的荒凉不断扩大。

 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,他在她那里!

  握着手机的手瞬间失去了力气,我一个愣神,消息一下子被对方全部撤回。

  我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片刻,冷笑出声,这应该是她的小号,她还真是好心机啊,做坏事不留下一点痕迹。

  刚想回击过去,大门突然被人推开。

  秦墨轩带着一身的酒气,醉醺醺地撞了进来。

  我小跑着上前扶他,可刚碰到他的手臂,就被他掐着脖子按到门边的墙壁上。

  他便眸光猩红地看着我,一副恨不得拆吃我入肚的样子,脸上全是对我浓浓的厌恶,嘴上用力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”。

  滚?呵,方露刚刚回来,就想我给她腾地方吗?

  想得美!

  按下心中细细密密泛起的疼痛,我低声道:“你现在喝醉了,我扶你上去。”

  我还没碰到他,他突然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,将我往旁边一甩,我猛地扑倒在地上。

  膝盖毫无意外地撞击在冰冷的地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接着肿胀火热的疼痛蔓延来开。

  他看也没看我一眼,跌跌撞撞地穿过餐厅向卧室走去,路过餐桌停了下来。

  “又学了新花样?手段真是不少。”他抬起头,好看的眼睛望向我,我一个失神间,饭菜铺天盖地兜头洒了下来。

  “你做的东西,也配让我吃?”他突然一笑,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“难道是又在里面下药了?”

  我坐在地上,一身狼狈地看着他。四年了,无论我怎么温柔待他始终捂不热他那颗心,好在相处越来越久,他对我也不再像最初那样冷漠,可这次方露一回来,就又变成了从前那个样子吗?

  甚至由冷漠,直接上升成了憎恨与厌恶!

  忍受着膝盖的疼痛,我缓缓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,像是拢起破碎一地的自尊。我微微抬起下颌看向他,“秦墨轩,我知道她回来了。可那又怎样?你以为你们还回得去吗,你已经脏了,脏了!”

  “你身上刻有我方宁的名字,怎么洗,都洗不掉了!”

  我不知为何,心底有一种报复的恨意叫嚣着,最终化作挑衅的语气冲了出来。

  既然温柔以待得不到回报,那就大家一起疯了吧!

请加收藏,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
【关注本站公众号,方便下次浏览】
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:龙猫小说  每天领取百合券免费看。懒人直接戳 这里